由中国财政学会绩效管理研究专业委员会、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政府绩效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2019年度中国预算绩效管理论坛——乡村振兴投资格局与财政支农绩效评价案例研讨会,2019年6月22日在京召开。本次研讨会邀请国家财政和农业农村部门相关领导和专家,地方农口部门和相关企业代表60多人,聚焦如何贯彻落实“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从乡村振兴投资格局、财政支农政策和项目绩效评价角度,进行了深入的研讨。研讨会由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罗文光、政府绩效研究中心主任王泽彩研究员主持,农业农村部财会服务中心副主任安晓宁研究员以“预算绩效管理助力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振兴投资格局与财政支农绩效评价”为题进行主题演讲;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布局与区域发展创新团队青年首席专家高明杰博士做了“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创建项目”绩效评价项目报告;农业农村部财会服务中心郭冬泉处长做了“中央财政支持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试点项目”绩效评价项目报告;福建省安溪县肖印章副县长和四川广汉农业局向思贵副局长对两个绩效管理项目进行了案例分享。来自中央农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财政部预算评审中心、中国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和集美大学等单位的领导、专家,出席报告会并听取专家点评。本次论坛选题和内容既反映乡村振兴投资政策的顶层设计,又体现财政支农政策项目的基层实践;报告形式既包括PPT演讲稿,又包括项目县VCR电视片。总的来看,是一场预算绩效管理助力乡村振兴的实践应用报告会,是一个案例式、实景式、观摩式的业务论坛,高效务实,反响良好。

一、乡村振兴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战略,要加大真金白银的投入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乡村振兴是党和国家的大战略,要加大真金白银的投入。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围绕这一重要论断,在认真学习理解乡村振兴方针政策基础上,结合财政支农政策项目实施情况的深入调研,安晓宁研究员的主题演讲介绍了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乡村振兴要加大真金白银的投入: 5年7万亿 ; 二是乡村振兴要形成多元化投入格局: 钱从哪里来; 三是2019年重点强农惠农政策:中央财政支农专项转移支付项目;四是预算绩效管理助力乡村振兴:为财政支农资金“保驾护航。根据公开报道资料,他重点对这两年农业农村部先后发布的关于乡村振兴重大投入的政策动态进行了综合分析:①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美丽宜居乡村,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重要任务。“据粗略测算,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完成农村厕所、生活垃圾和污水专项整治‘三大革命’,需要建设资金超过3万亿元(韩长赋.2018)。”2019年,中央财政安排70亿元用于厕所革命整村推进;30亿元用于中西部地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整县推进(韩长赋.2019)。②根据《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促进乡村产业发展,加强乡村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建设,补齐乡村基本公共服务短板,是夯实乡村繁荣的3大基础。“我们初步测算,要落实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大约需要投资7万亿元以上(韩俊. 2019)。”③根据2018年10月公布的《全国高标准农田建设总体规划》,到2020年建成集中连片、旱涝保收的高标准农田8亿亩。初步估算,高标准农田建设每亩所需投资为1000~2000元(中国新闻网. 2018)。

财政保障、金融支农、社会资本将成为乡村振兴三大资金来源。财政投入是农业农村投入的重要保障,要发挥公共财政资金的主渠道作用和引导、撬动金融和社会资本的作用。公共财政更大力度向“三农”倾斜,确保投入力度不断增强、总量持续增加,加大对乡村振兴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支持力度,确保财政投入与乡村振兴目标任务相适应。农业农村部、财政部发布的2019年重点强农惠农政策,包含农业生产发展和流通、农业资源保护利用、农田建设、农业科技人才支撑、农业防灾减灾、乡村建设等六个方面。包括发放耕地地力保护补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先进县奖励等37个项目内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离不开财政涉农资金绩效管理的实践推动,推动全面实施财政涉农资金绩效管理要求,要将财政资金分配使用管理与乡村振兴工作实际成效紧密结合起来,要与提升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紧密结合起来,不断推动乡村振兴取得新的成效,为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总目标奠定坚实基础。重点是抓好三方面的工作:一是按照乡村振兴战略阶段性目标任务和工作重点,持续加强对各类涉农资金的绩效管理,稳步实现对乡村振兴各类政策、资金绩效管理全覆盖。二是结合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全面设置政策及项目绩效目标,强化以绩效目标为轴心的预算绩效管理,用清晰的绩效目标为财政项目资金领航。三是从行业、区域、时间等多维度对乡村振兴资金支出经济性、效率性和效果性开展绩效评价,重点揭示重申请轻管理、重投放轻绩效等问题,强化绩效管理激励约束,切实保障乡村振兴资金安全和绩效。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核心是重塑工农城乡关系,各种资源要素加速向乡村聚集。通过对乡村振兴投资政策动态和生动丰富的社会实践梳理,可以认为,一年多来更多真金白银“上山下乡”,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支持、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正在加快形成。乡村振兴方兴未艾,释放出农业农村对资源要素的巨大需求,乡村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等重点领域蕴含着巨大投资机会,必将成为新的投资热点和增长点,值得超前谋划、战略布局、长期经营。要激发全社会的参与热情,调动各方的积极性,力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建立健全向农村倾斜的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带动更多资金、技术、信息、人才、管理等资源要素向乡村流动,汇聚起支持乡村振兴的强大力量。

二、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项目是促进乡村振兴“产业兴旺”的重大举措

高明杰博士介绍了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推出的背景意义、最新进展及创建绩效评价情况。他指出我国关于现代农业园区建设的探索始于上世纪90年代,已有的现代农业园区类型已经不能满足农业农村发展新形势的要求,“现代农业产业园”作为新时期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农业现代化、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重大举措和关键抓手,是近年农业农村部联合财政部推出的一项重大农业农村发展扶持政策,符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大格局、农业高质量发展新阶段、城乡融合发展大背景的农业农村发展新形势。截至目前,全国3年分4批次共批准创建国家级现代农业产业园114个,这些产业园的主导产业涉及粮油糖、果菜茶、畜产品、中药材、水产品、种业等几大类产品,基本涵盖了我国农产品的主要类型。2018年底,通过十一个方面、五十个指标的考察和创建期的绩效评估,有20个国家级现代农业产业园获得认定。围绕绩效任务展现出现代农业产业园主导产业新提升、技术与装备集成新进展、中央财政资金撬动新平台、农业绿色发展新格局和联农带农模式新探索等五方面的创建成效。

安溪县肖印章副县长在论坛上分享了他们的经验做法和创建成效:福建省安溪县现代农业产业园以铁观音茶为主导产业,于2017年第二批获批创建,2018年底以排名第6的好成绩成为20个获得认定的国家级现代农业产业园之一。安溪县现代农业产业园在建设过程中坚持特色化、科技化和庄园化,构建联农利益链、打造协同创新链和延伸产业价值链,创新性推出声光电智能虫害防治技术、农资购买卡监管制度、试点整村批量授信等举措,经过2年多的创建,产业园绿色发展方式基本形成,科技引领作用更为凸显,一二三产深度融合,农民收入增长新机制基本建立,2018年涉茶总产值106亿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571元,有力支撑安溪茶业转变提升、跃升发展。

三、实施秸秆综合利用是实现乡村振兴“生态宜居”的有效抓手

郭冬泉处长从秸秆综合利用试点项目产生背景、项目进展和绩效评价开展等三方面进行了介绍。为贯彻落实中央1号文件精神和中央关于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部署,以及近年来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和政协委员提案,打赢“蓝天保卫战”,实现“藏粮于地、藏粮于技”, 2016-2018年,中央财政分别安排资金10亿元、13亿元和15亿元,在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安徽、山东、河南、四川和陕西等省(区)开展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试点。通过开展秸秆综合利用试点,一是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90%以上或在上年基础上提高5个百分点,基本杜绝露天焚烧;二是秸秆直接还田和过腹还田水平大幅提升;三是耕地土壤有机质含量平均提高1%,耕地质量明显提升;四是秸秆能源化利用得到加强,农村环境得到有效改善;五是探索出可持续、可复制推广的秸秆综合利用技术路线、模式和机制。农财两部启动实施的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试点工作,极大地调动了地方政府、市场主体和广大农户的积极性,试点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对该项目进行绩效评价的结果显示,试点区内秸秆焚烧情况得到有效控制,所有试点县秸秆综合利用率均达到90%以上或比上年提高5个百分点,每个试点县秸秆还田、利用和收储运等社会化服务组织整体达到5个(含)以上,各省(区)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秸秆综合利用体系,提炼形成了县域可复制、可推广的综合利用模式,取得了良好的社会、经济和生态效益,绩效评价结果总体良好。他认为,实施秸秆综合利用是实现乡村振兴“生态宜居”的有效抓手,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项目评价实现了试点省份“有进有退”、资金安排“有增有建”的要求,实现了绩效评价工作的价值,有利助推了2019年全国范围内整县集中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

四川广汉农业局向思贵副局长把他们通过财政项目实施农作物秸秆由害变宝的生动实践做了分享,2012年以前,农作物秸秆的焚烧现象愈演愈烈,成为制约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并演化成为严重的社会和环境等乡村治理问题。从2017年以来中央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试点项目绩效情况看:①2016、2017、2018年连续三年秸秆禁烧率和秸秆综合利用率达100%,全年秸秆焚烧卫星遥感巡查检测通报火点数为零。②完善了秸秆综合利用暨禁烧的三大体系,形成了“机械化收集、专合社储运、市场运作、财政奖补”的秸秆综合利用广汉模式,构建“政府主动引导、市场积极参与”的综合利用产业体系。③建立了“机械化收集、专合社储运、市场运作、财政奖补”的秸秆综合利用工作模式,完善了“收、运、储、加、用”的综合利用产业体系,基本打通了秸秆燃料化、基料化、饲料化、肥料化、原料化“五化利用”的多渠道综合利用途径。

 




中国财政学会召开第九届理事会学术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

上一篇

下一篇

财政政策释放惠农绩效,乡村振兴战略稳步推进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