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5期(总第75期)

 

 

中国财政学会

 2019年5月29日



 

 

 

运用财政大数据提升国家治理能力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陈少强 向燕晶

 

 

财政大数据是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手段。过去二十多年来,我国不断探索财政信息化和大数据的建设和开发应用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下一步,我国应进一步提升数据采集、挖掘和分析能力,实现对经济社会运行更为准确的监测和预警,更好地发挥财政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和重要支柱作用。

一、财政大数据运用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客观要求

大数据既包括数据信息本身,也包括数据信息所使用的新一代技术。我国对大数据工作十分重视。2015年8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以下简称《行动纲要》)。《行动纲要》提出未来5至10年推动大数据发展和应用的目标,指出要“建立‘用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创新’的管理机制,实现基于数据的科学决策,将推动政府管理理念和社会治理模式进步,……逐步实现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

财政大数据的范围广阔,不仅包括财政数据,即全口径的财政收支等流量数据和政府资产负债等存量数据,还涵盖了其它相关数据(如相关经济社会数据)。从数据来源来看,财政大数据不仅包括财政部门内部的数据,还包括财政部门之外的数据,例如税务、统计、金融、国土、海关、住建等部门产生的财政相关数据。财政大数据除了具有海量规模、价值高和外延性强的优势外,还具有结构相对简单的特点。财政大数据的这些特点,一方面使得数据采集、处理和应用的门槛较低,有利于对数据进行关联性分析和趋势分析,另一方面如何从海量数据中发现和挖掘有价值的信息成为难点。

财政大数据作为重要的基础性战略资源,对一国的社会经济活动和国家治理能力产生重要影响。财政大数据可以实现对预算执行的有效监督,有助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提升财政分配的科学性。依托财政大数据,构建税务、工商、住建、海关等多部门的跨部门信息共享平台,可以补齐税务部门信息短板,掌握真实的财源数据,实现税收应收尽收,助力实现税收公平。财政大数据技术使得利用全样本数据对各类经济活动进行趋势分析和相关性分析成为可能,克服过去抽样分析可能造成的分析结果不全面的弊端,提高政府部门的数据分析能力,为应对经济运行中的种种不确定性提供及时、有效的解决方案。

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减税降费政策强化了财政增收的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深化财政大数据应用、实现数据共享和融合,不仅有利于财政增收、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也有利于财政政策精准发力,提质增效。

二、财政大数据服务于国家治理的现状与问题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互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对财政信息化建设产生深刻影响,我国财政信息化工作也在加速。1994年,我国就开始了税收管理信息系统的建设,即“金税工程”。1999年,财政部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指示开始规划建设政府财政管理信息系统,即“金财工程”。2007年,财政信息化一体化建设开始稳步推进,财政信息共享工作不断加强。当前,我国积极运用大数据提高财政收入质量、推动财政和国家治理能力建设,并积累了宝贵经验。如,河南省财政厅通过“综合治税平台”,建立全省综合治税信息共享系统,拓宽了涉税信息采集渠道,助力财政有效增收,仅2018年就通过综合治税平台有效增收了156亿元的财政收入。近年来,浙江省财政厅强化“整体政府”理念,坚持“互联网+”和大数据思维,以实现“掌上办事”、“掌上办公”为目标,积极推进数字财政建设,建立公共财政动态数据仓库,实现数据的深度共享和开发利用。当然,随着财政大数据运用的深入,也存在一些制约财政大数据作用发挥的影响因素。

(一)财政大数据共享的体制机制尚未建立

由于体制和技术等原因,政府数据分散在各部门的信息化平台中,各自为政、自成体系,阻碍了数据的流动共享,形成信息孤岛,不能发挥数据作为资源的应有作用。为了实现财政大数据的跨部门应用,财政部门通常需要长时间的跨部门协调和沟通工作,耗费了大量人力和时间。财政大数据共享的范围、部门职责、业务流程、数据标准、数据安全等部门数据共享涉及的重要和基础性内容,没有明确统一的规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各级政府在数据共享上的无所适从。

(二)财政大数据的标准口径不统一

财政大数据采集之后的分析和挖掘是关键,由于各部门的数据标准和口径不一致,给数据分析带来了困难。首先,目前政府各部门的数据的基础标准、处理标准、存储标准等方面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其次,部门统计和地方统计口径有时候不一致。第三,由于上报时间或采集时间的差异,可能造成财政大数据不统一。

(三)财政大数据应用的部门权责不明

财政大数据应用的部门职责不清,主要表现在提供职责不清、分析职责不清、应用职责不清、保密职责不清等几个方面。提供职责不清,是指财政大数据信息的提供主体不明确,比如说是由国库部门还是由预算部门提供没有明确规定;数据采集、清洗之后,谁来对错误数据纠错、问责,并不明确。分析职责不清,是指由哪个部门对财政大数据进行分析没有明确,人工分析还是机器分析也不清楚。应用职责不清,是指财政大数据怎么用、由谁用并不明确,应用后要不要反馈、向谁反馈、反馈时效等都不清楚。保密职责不清,主要是指在财政大数据安全方面,保密和非保密数据的确定、对保密数据的外泄事故追责等问题,存在部门职责不清的现象。

(四)财政大数据应用的基础薄弱

首先,在基础设施方面,财政大数据的采集和后续处理对硬件系统、网络提出了较高要求。尤其是随着财政大数据应用的深入和推广,数据量会呈现几何级数的增长,将对存储容量和性能提出更高要求。而这些问题,传统的硬件系统和存储系统可能都无法应对。其次,人才缺乏。财政大数据与财政工作相结合,需要大量既懂财政业务又掌握大数据技术的高级复合型人才,而中国对这类人才的需求显然十分迫切。

三、进一步发挥财政大数据在国家治理中的作用

(一)建立健全财政大数据共享的体制机制

在数据共享的主体方面,需要明确财政部门内部的数据共享主体,财政部门与其它部门进行数据共享时的主体,以及各个主体的相关职责;在数据共享的对象方面,需要对共享的数据进行明确,例如要共享的数据是原始数据还是经过加工的数据,共享信息目录、数据的时效性要求,共享数据的标准和格式等等;在数据共享的方式方面,包括数据提供的方式,人工的还是自助式的方式,利用前置机交换还是服务接口方式或者其它方式等;在财政大数据共享的支持机制方面,建立财政大数据的联系人机制、数据的应用反馈机制、数据安全机制以及数据共享的激励机制。

(二)明确财政大数据的标准口径

制定和实施大数据的基础标准、处理标准、存储标准、服务标准、安全与隐私标准,以避免数据标准不统一为后面的工作带来麻烦。制定完善的财政大数据应用规范。明确财政大数据采集的内容及方式、数据应用的内容及格式、数据的分级管理、数据应用的范围、安全义务等等。明确共享数据的口径、共享程序和流程等规范。

(三)明晰财政大数据应用的部门职责

跨部门的数据共享尤其需要部门权责明确、边界清晰的机制来支撑。部门权责明确,是指财政部门和其它政府部门在数据共享上的权责要明确,财政部门内部各部门的权责明确,以及中央部门和地方部门的权责要分清。从财政大数据共享的流程来看,对于共享数据的提供部门和使用部门,应按照“谁主管,谁提供,谁负责”的原则规范共享数据提供者的行为,按照“谁经手,谁使用,谁管理,谁负责”的原则规范数据使用者的行为。

(四)夯实财政大数据应用的基础

财政大数据带来的挑战还体现在基础设施建设和人才培养上。财政部门应当加强财政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构建高速、移动、安全、泛在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加强相关培训工作,加大对大数据人才的引进工作,加强与专业化大数据公司的合作,提升财政大数据的应用水平。


 

 


报: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全国人大财经委、全国人大预工委、国务院办公厅、国务院研究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全国政协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部部长、副部长、纪检组长、部长助理、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顾问。

送:国务院有关部委,财政部各司局、部属单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省会城市、新疆建设兵团财政学会,中国财政学会常务理事。

签发人:刘尚希

联系人:刘燕红  电话:010-88191126

 

 


 


决策参考 2019 年第4期(总第74期)
决策参考 2019年第6期(总第76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决策参考 2019 年第5期(总第75期)

详情